人生中最不可控的,是时间,不受控制任其流逝,当你在成长、成熟,就意味着你的亲人也在逐渐老去。

早上出门上班,等电梯的时候,微信[生日管家]小程序发来一条信息提示:外婆明天过77岁生日了。细算下时间,外公已经离开了6年半,外婆也离开了6年时间了。

我很怀念他们。

 一、关于我的外公

2015年6月,那时我刚参加工作一年,其实还是个孩子,接到父亲电话的时候,我正在下班回家的途中,我心中一紧,木讷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,外公真的就已经离开了,用一种我当时并不完全理解,现在我半知半解的方式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农村家庭的经,更是格外的难念。从来在我的印象中:

外公是颤巍瘦弱的,他总是佝偻着瘦弱的身体,走路颤颤巍巍,我小时候总担心他走路都会摔倒,总忍不住在后面试图搀扶住他。

外公也是体弱苦撑的,他总是整晚不停的咳嗽,隔着几间屋子都能听到他的咳嗽声音,小时候不太懂,现在回想起来,长期的那般咳嗽是让人心疼的。

外公也是老实本分的,听母亲说,外公年轻时候,是干农活的一把好手,浑身都是力气,十里八村都有名,但就是年轻时候用力过多,暮年后身体就每况愈下了,但他始终饭量很好,偶尔还悄悄背着外婆喝点小酒。

外公也是过分卑微的,一辈子被外婆收拾得服服帖帖的,在外婆的大嗓门和絮絮叨叨中,从来都是默不作声,偶尔犟嘴怼回去,从来都是几个字,蹦出来后,也就不再作声了。

外公还是有暴脾气的,沉默多年积攒的风暴,在爆发的时候总是让人格外惊讶,不然也不会家里吵架的时候作出那般举动(家丑不外扬,就不说太细了)。

这些,都是我真实的外公,要是还在世,本应该是享福的年纪,却选择了另外的路走,这让我总是接受不了。对外公的感情,是深沉的,不似对外婆那边细腻、温柔,我从小对感情比较敏感,我从来觉得外公不容易,我时常怀念他。他是离开我的第一位至亲,家庭的问题,即便我再多想斡旋,总归是徒劳的,我真的很无奈,希望外公的下一个轮回不再这般悲苦,或者羽化飞升,不再碰及这些凡尘俗事,潇潇洒洒,超凡脱俗。在他的葬礼上,我发了一句话悼念他:

寡言少语朝朝暮,与世长辞万事空。
——2015年6月21日

 二、关于我的外婆

2016年1月,就在外公离开的半年多,外婆也走了,还是用一种我完全不能接受的方式,离开我们的前一天,她电话里面给我讲的那句话,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掉。小时候和弟弟在农村,跟爷爷相依为命,爷爷不会做饭,所以就常常跑到外婆家吃饭,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饭菜,是我外婆做的。

外婆很絮叨,她总是叮嘱我,要好好学习,长大了要好好孝顺她;天气冷了,要多穿些衣服;饭菜好不好吃都要多吃点,多长肉。可惜啊,看着我们上完大学毕了业,可就是没能享着我一天的福。

外婆很温柔,对我们这些外孙,她总是格外温柔,赶集或者别人送的什么好吃的,她总能一直放到我们去,才小心翼翼拿出来催促我们赶紧吃。可惜啊,现在我们有能力带她吃些她没吃过的、带她见见她没见过的了,她却吃不着,也见不到了。

外婆很持家,同周围邻居,外婆家里总是被打扫得格外干净和整洁,家里的柴火,永远堆放得整整齐齐,并且似乎总是烧不完。可惜啊,现在等到我们每次回去给她上坟的时候,周边都堆满了树枝树叶。

外婆很脆弱,外公在世的时候,老两口在农村相依为命,她还是天天念叨外公,突然念叨了一辈子的外公离开了,我都不敢深入去想,外婆的孤独和脆弱......

外婆很会做饭,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饭菜,是我外婆做的饭菜。以前她自己做的绿豆粉、油茶、莽椒、洋芋片...数不尽的美食,记忆中的味道,似乎还在舌尖环绕,我想外婆做的饭菜,我想我的外婆。

文字苍白无力,根本没有办法描述外婆的好,更何况这寥寥数语。每每想到外婆,心中总是阵阵暖意淌过,犹如暖阳照射,温暖身心。明天又到了外婆生日,只能等着春节过年后,一并去坟上看看她。只能祈求我温柔的外婆,在另外的世界,好好的。

小时候,最爱走外婆家
最自豪,外婆变戏法般做出来的大桌子菜
榨海椒、大莽椒、洋芋片、泡酸椒…
是把好手,旁人竞皆树指称赞
最想念,外婆不住的唠叨,掰扯东家长西家短
谁家牛羊吃了谁家稻,谁谁哪天帮她背了多少米
十里八村,似乎没她不知的事
最怀念,外婆每逢临别的叮咛和嘱咐
天气转寒,孙要多穿衣,别着凉
最惊讶,外婆竟能把今年杀猪的东西留到明年我们回来
那时候觉得以后自己应该可以有机会孝顺外公外婆
于是,享受起他们毫无保留的慈爱竟有些理所应当
慈爱很空,却也有些沉甸甸
小时候,外公外婆对我来说,是实实在在的至亲
现在,外婆就离我几米远
我叫她,她不答应
连家人撕心裂肺的哭,她谁都不过来安慰
再过3个小时,外公外婆对我来说,便是山头那两座相隔几米的坟

子欲养,亲不待
世间最是亲情不可等,人生最是尽孝要及时
——2016年1月16日


07.jpg

文章目录